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神启至尊 > 限免 第三百二十九章 至尊之路!

限免 第三百二十九章 至尊之路!

万剑匣的剑气一道道不断发出,斩在了他拉的身,玄气波动渐渐将塔拉的身影所覆盖,周围的虚空也被这汹涌猛烈的攻击完全打碎,凌太虚望着被万剑匣和嗜血幡攻击的塔拉,心情却一点都不好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凌太虚可以感觉得到,嗜血幡和万剑匣的攻击根本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,塔拉完全凭借肉身力量便将两大法宝的攻击给挡了下来!

凌太虚不准备给塔拉任何的机会,正准备再次发起一次进攻,他忽然感觉到万剑匣和嗜血幡的攻击落空了,塔拉消失不见了!

凌太虚心警兆大响,双手一挥,身后突然出现了一面颜色苍翠的木盾,而在这木盾出现的瞬间,一只拳头便轰在了这木盾之!

砰!

恐怖的力道直接将凌太虚和木盾一起击飞,凌太虚受到木盾传来的力量反震,浑身一震,张口便喷出一口血水,面露惊骇之色,有万物盾的抵挡,他竟然还是受伤了!

“你的法宝还真是不少。”

塔拉的声音响起,天地间一片寂静!

凌太虚强忍着后背的剧痛转过身来,目光冷冽的望着一脸淡然之色的塔拉,凌太虚已经很高估塔拉的实力了,可是让凌太虚没有想到的事情是自己还是低估了塔拉!

塔拉太强了!

凌太虚低头望着自己眼前的万物盾,身为圣庭十大至宝之一的万物盾,此时的万物盾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拳印,望着这个拳印,凌太虚的脸色很是难看,要知道万物盾从远古传承至今,还从来没有人可以在万物盾留下哪怕是一点点的痕迹!

“小家伙,还有什么法宝,都拿出来吧,本王的兴致已经不搞了。”

塔拉冲着凌太虚笑了笑,无论是嗜血幡万剑匣亦或是万物盾,在塔拉的眼都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,唯有自己的实力强,才是真的强!

凌太虚没有说话,只是望着塔拉,现在凌太虚完全可以确定,自己不是塔拉的对手,虽然凌太虚很强,但是他仍然还是苍穹境,而对面的塔拉,已经超脱了苍穹境的极限!

看到凌太虚一直没有动手的意思,塔拉嘿嘿一笑,淡淡的说道:“既然你不准备动手,那么本王只好出手结束这场游戏了!”

没错,在塔拉看来,所谓的最强约战,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!

砰!

塔拉身体站在原地,但是他的拳头却跨越了数百丈远轰击在凌太虚身前的万物盾之,又是一拳,凌太虚再次飞退百丈!

塔拉完全没有绕过万物盾偷袭凌太虚身后的想法,他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万物盾之,他要将凌太虚心的高傲完全给磨掉,让凌太虚死在惊惧之!

砰砰砰!

一拳一拳再来一拳,面对塔拉强势到了极点的拳头,凌太虚只有后退的份,完全没有还手之力!

万物盾在硬扛了塔拉的数拳之后,已经有些不堪重负,终于在塔拉挥舞出第八拳的时候,万物盾发出一阵刺耳的嘎吱声,在众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之下,轰然碎裂!

万物盾,在圣庭传承了无尽岁月的至宝,终于是完成了它的使命,陨落在了这场大连山之战当!

而万物盾的碎裂,自然而然的将凌太虚暴露在了塔拉的面前,塔拉大喝一声,第九拳轰出!

砰!

凌太虚低头望着自己的胸口,在他的胸口之,一只青灰色的拳头落在那里,在他的身前,一道壮硕的身影站在那里。

“送你路,再见!”

塔拉的声音在凌太虚的耳旁响起,紧接着,一股巨大的力量在凌太虚的胸口前爆发,凌太虚感觉自己像是一艘行驶在平静的海面的小船,可是下一秒,平静的海面忽然掀起了滔天巨浪,在这惊涛骇浪面前,凌太虚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,唯有被掀翻这一条路可走,别无选择!

砰!

凌太虚的身体如同一块被随意抛弃的破布,缓缓地朝着地面落去,望着站在空的塔拉和朝着地面落去的凌太虚,整个大连山脉一点声音都没有,静到了极点。

“圣主!”

“太虚!”

惊呼声响起,似乎是将人们拉回了现实世界,观战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圣庭之主凌太虚在塔拉的手下竟然只是坚持了几招,便被击败!

塔拉看到冲过来的麦风等人,冷哼一声,爆喝道:“滚开!”

塔拉冲着众人怒吼一声,一道道五行的力量波动朝着众人冲去,直接将麦风等人飞快冲向凌太虚的身影给拦了下来,不得寸进!

塔拉冷笑一声,正准备说话,忽然看到一道身影竟然从人群一跃而出,将坠落的凌太虚稳稳地接在了手。

塔拉冷冷的望着出手之人,冷笑一声,道:“你知不知道,本王最讨厌别人干扰我的事情?”

出手之人将重伤的凌太虚放下,冲着塔拉咧嘴一笑,露出白净的牙齿,道:“我叫麦蒙,为杀你而来!”

“哈哈哈,真有意思,你以为你是谁?!”

塔拉感觉麦蒙实在是可爱无,连圣庭之主都轻易败在了他的手,麦蒙竟然还跳出来想要搞事情,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。

嗷嗷嗷!

一阵嘹亮的龙吟声打断了塔拉的笑声,塔拉望着眼前的黑色巨龙,眼睛当闪过一道惊诧之色,竟然是黑龙族!

“麦蒙,你是塔拉苏口那个龙族的小家伙吧。”

塔拉此时已经知道了麦蒙的身份,他笑了笑,道:“你很不错,龙族的话,确实有和本王交战的资格,但是想要杀了本王,你还不够!”

不是塔拉自信,而是他在阐述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实,麦蒙是杀伐最强的黑龙族又怎样,不过还是苍穹境罢了,而他,可不是苍穹境那么简单!

“生杀大术,撕天!”

麦蒙爆喝一声,龙爪朝着塔拉凶狠的抓去,面对麦蒙的主动出击,塔拉面色不变,只是抬手一拳,便将麦蒙酝酿许久的撕天给轻易破解!

“你也吃我一拳!”

塔拉低喝一声,一拳打出,恐怖的拳头还没有落在麦蒙的身,便已经将途经的空间完全撕裂,带着不可抵挡之势,落在了麦蒙的龙躯之!

砰!

鲜血四溅,龙鳞飞舞,只是一拳,塔拉险些将麦蒙的龙躯给打穿,只是一拳,塔拉让麦蒙受了重伤!

差距实在是太大了!

看到麦蒙受伤,众人面色大变,想要出手救援,却不想塔拉朝着他们一人轰出一拳,很是随意的,便将他们这些人击退千丈之远,对于麦蒙与塔拉之间的战斗,根本插不手!

“不行啊!”

麦蒙皱眉望着大发神威的塔拉,他们这些人算是加在一起,也绝对不是塔拉的对手在,这个时候,麦蒙迫切的想要知道,到底该如何成为至尊!

以神之血,启至尊之路!

麦蒙望着被塔拉逼迫的狼狈不堪的麦风,望着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外公,望着一脸坚毅之色的苏雪澈,望着一脸担忧之色的花小姐,望着躺在地一脸羞愧之色的凌太虚,麦蒙知道,自己要赌一把,赌整个神州大陆的命运,不成功,便死!

麦蒙重新化作人身,望着一脸平静之色,完全没有将他们放在眼的塔拉,麦蒙深吸一口气,冲着众人吼道:“我需要你们的帮助!”

正在抵抗者塔拉攻击的众人闻言一愣,连塔拉都楞了一下,不知道麦蒙在说些什么。

“联手对付我?没有用的。”

塔拉呵呵一笑,他认为麦蒙是想要联合众人一起对付他,如果这样有用的话,他早跑了。

麦蒙没有理会塔拉的挑衅,他将至尊决运转到极致,将浑身的玄气都调动起来,而后冲着众人,道:“给我一滴你们的精血!”

“请相信我!”

麦蒙的话音落下,叶问天等人还在疑惑不解当,而苏雪澈和花小姐想都不想便张口喷出一道精血,朝着麦蒙飞射而去,紧随其后的,便是麦风与安吉丽尔两人。

看到苏雪澈他们几人对麦蒙的信任,叶问天等人同样不再犹豫,不管麦蒙想要干什么,他们只知道,不论他们怎么做都打不过塔拉,与其等死,不如相信麦蒙,破釜沉舟!

苏雪澈,花小姐,麦风,安吉丽尔,敖梦,凌太虚,叶问天,秦长生,清道人,维因斯特,人魔两族,十名苍穹境强者,几乎同时朝着麦蒙喷出一口精血,将最后的希望,寄托在了麦蒙的身!

麦蒙看到众人的表现,强压下心的悸动,他知道,自己只能成功,不许失败!

至尊决运转到了极致,当这些精血在接近麦蒙达到已经距离的时候,至尊决便将这十份来自不同之人的精血混合在了一起,形成了拳头大小的一团血球。

塔拉望着飞到麦蒙身旁的血球,忽然感到一阵心惊,他望着麦蒙,心有一种预感,如果让麦蒙成功的话,他会死!

“这怎么可能!”

塔拉不相信自己内心的感觉,可是他还是动手了,不论是真是假,他都要阻止麦蒙!

看到塔拉想要对麦蒙出手,苏雪澈低喝一声,浑身玄气爆发,配合着她的元灵之力,将力场释放出来,把塔拉困在了自己的冰封力场之!

“哼!”

塔拉冷哼一声,伸手一掌拍在身前的巨大冰柱之,这冰柱在塔拉的一掌之下,轰然碎裂,整个力场完全爆炸开来!

噗!

力场被破,苏雪澈张口喷出一口鲜血,面露不甘之色,而在苏雪澈力场被破之后,紧接着边有人接替了她的位置,再次出手阻拦塔拉,哪怕是只能阻拦塔拉短短片刻,也足够了!

麦蒙不去看正在拼死阻拦塔拉的众人,他不停地运转着至尊决,拼命地炼化着身前的这团血球,望着血气越来越淡,越来越透明的血球,麦蒙的眼睛也越来越亮。

呼!

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麦蒙望着眼前已经变成了透明之色的液体,轻声道:“来吧!”

麦蒙的话音落下,已经被炼化至透明的血球忽然分裂成了二十份,朝着麦蒙的身体各处飞去!

十二正经,经八脉!

麦蒙身体内每一条主要经脉当都进入了一小团透明液体,而当这二十份透明液体完全融入到麦蒙的身体当时,麦蒙感觉到一扇大门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。

这是一扇立在空,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大门,麦蒙一步步走向这扇大门,伸手轻轻搭在大门之,细细的抚摸着大门之你金色的符,抚摸着大门那精致的花纹,而后微微用力,将身前的大门推开!

大门推开之后,麦蒙发现自己仍然留在原地,苏雪澈他们仍然在拼死阻拦塔拉接近自己,而原本张狂不可一世的塔拉,此时在麦蒙看来,却并非不可击败!

这种感觉很玄妙,麦蒙说不出为什么,但是却有这样的直觉!

麦蒙感觉天地好像和自己更加亲近了一些,眼前的事物在他的眼似乎一眼便可以看穿本质,天地间,任何东西,在他的眼,都没有秘密!

塔拉此时终于是突破了众人的阻拦来到了麦蒙的面前,他望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麦蒙,忽然感觉麦蒙有些不一样了。

麦蒙同样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塔拉,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们重新再打一次!”

光,金色的光芒,红色的光芒,黑色的光芒,整个大连山脉除了耀眼摧残的光芒,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,五颜六色的光芒将整个大连山脉所笼罩,没有人知道这光芒从哪里来,没有人知道这光芒有什么作用。

光芒散去,众人的视线也恢复了正常,而此时天空之,只剩下了一个人的身影!

神州大陆新元年历,精族退败,精族大世界封印千年,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,终于以人族和魔族联盟取胜而告终,神州大陆再次恢复了以前的样子,而圣庭依然是神州大陆的主宰,只是那位杀了塔拉的神秘强者是谁,却没有多少人知道,人们只知道,神州大陆新元年历第一年,被圣庭定为麦蒙年。

天下城的一座小院子里,一个年近三十的男子正在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玩捉迷藏,每次都赢,直到小姑娘满脸写着“不高兴”三个字,这个男子才不情不愿的输给了小姑娘两次。

“玩个游戏还生气,现在的小孩子,真难伺候。”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被呼作小孩子的小姑娘冲着男子冷笑一声,道:“爹爹,你再说糖糖的坏话,今天晚糖糖和娘亲还有苏娘一起睡觉,你晚陪着爱尿床的弟弟睡吧!”

“我错了,姑奶奶,我真的错了!”

被糖糖唤作爹爹的人,自然便是麦蒙,麦蒙哭丧着脸望着糖糖,看到糖糖还有继续将这个无聊的捉迷藏玩下去的想法,麦蒙不禁哀嚎一声。

“我可是拯救了整个世界的大英雄啊,怎么能玩这种幼稚的游戏!”

在这座院子不远处的墙头,两道身着黑袍的人影站在墙头之,望着正在院子里陪着糖糖嬉闹的麦蒙,两个黑袍人都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“你还爱他吗?”其一个黑袍人忽然开口问道。

“当年是我做错了,所以我不恨他的绝情。”另一个黑袍人声音很甜,很柔。

两人一直站在那里,再也没有了交流,只是临走时,其一个黑袍人望着麦蒙躲藏在大树后的身影,明媚的脸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。

“再见时,但愿你还记得我的名字,方清竹。”

全剧终。

本书来自//x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