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恶鬼借贷 > 605 钟鸣鼎争夺战 3

605 钟鸣鼎争夺战 3

马小玲看着远处霍家人众和达利斯维尔等圣主教教徒的战况,又扫了一眼正在赶来的另一帮圣主教教徒,心迅速地做出了判定。她素手一扬,身后手下当即会意,大队调头向左赶去阻截合围的大队圣主教教徒,而余下的五人则连同霍无忌和诸葛姐弟随她一道增援莫舒泰。

“五位大叔,你们去助霍刚堂主吧。至于霍弟弟、诸葛弟弟、诸葛妹妹,你们三位随自己心意行动吧,嘿嘿。”

马小玲这安排草率又随意,但她没有多说,娇斥一声飞身而起,手黝黑的封神兵长枪便即如电刺出,啪啪啪啪打到波塞冬之座头,惊得正在胡刺乱砍的莫舒泰缩了缩脖子。他这才抬头看见了马小玲,惊喜道:“小玲姐,你也来了?!”

“嘿嘿,我不来,你能搞的定么?”马小玲落到莫舒泰身边,宛若是来探男朋友班的伶俐女生一般轻松笑着,全无半分紧张,“说起来你这是在干嘛?准备把这个贝壳削开烤了吃?”

莫舒泰一怔,反问道:“你不知道怎么还跟着我刺了它几枪?”

“我这不是看你砍得好玩,顺手也来几下吗?快说快说,我们谈情说爱得等到解决这事之后,不然周围的人看着有意见了!”

莫舒泰强忍着白眼不敢翻,苦笑想道:我本来很认真地做正事,明明是你把气氛弄怪了还怪我。他不敢耽搁,当即跟马小玲解释了一番魔具的破解原理。马小玲听得连连点头,尔后笑道:“这个简单!”

“简单?”

莫舒泰正要诉说这件事是多么的不简单,却见马小玲从怀掏出了三角锥。他还没来得及发问,马小玲已经撒符用土墙术将波塞冬之座拱到了半空之,随即信手将三角锥往顶一甩,那三角锥便解体成了十数个三角形。

这些三角形悬到凌空的波塞冬之座四周,成合围之势,紧接着这些三角锥猛地一提速打到它身,被反弹到远处后又拐个弯继续冲击,真可谓攻势如蝗,只是瞬息间敲击了波塞冬之座二三十下。

马小玲这件法器名为“还巢燕”,只要定下了目标,除非马小玲喊停或者目标已经被摧毁或者它本身被摧毁,否则攻势会一直不停,迅猛而持久。

莫舒泰看见马小玲这件法器大展神威,靠凌厉的攻势打得波塞冬之座落不了地,不免又喜又怕。喜的是这效率远他一个人乱砍来得高得多,怕的是万一波塞冬之座打开,马小玲收势不住会误伤了钟鸣鼎。

这个计划一开始莫舒泰是不赞成的。尽管这个计划本身,只是假装目标是刺杀钟鸣鼎,误导达利斯维尔,让他不能死守而选择撤离,好将他和大部队分割开来,但莫舒泰还是认为这样对钟鸣鼎的威胁极大。直到霍聪担保会保证钟鸣鼎的人生安全,以及让他亲自负责解救钟鸣鼎之后,莫舒泰方才勉强同意了这个计划。

“小玲姐,这样不会伤到鸣鼎,是里面的人吧?”莫舒泰慌忙确认道。

“放心吧,我对还巢燕的操作精熟得很,保证钟家少爷秋毫无损。”

马小玲说着忽而倒转长枪一扫,莫舒泰还没反应过来,听见一声惨嚎在耳边响起。他连忙扭头看去,只见到脚边有一个圣主教教徒捂着头部创口在地直打滚,显然是痛苦万分。

“这?”

莫舒泰见状一怔,马小玲叉着腰说道:“小泰,记住了,这里是战场,是生死之地。你的一举一动,不单关乎你的生死,还关乎到你同伴的生死,再怎么分神,也要记住留意周围敌人的动向。这次有我帮你,下次保不准你会被这种偷袭的人得手了。”

被全无正经的马小玲一本正经地教训,莫舒泰不由得老脸一红,忙点头应是,不料他头刚点下来,马小玲又一枪刺出,越过他肩头打翻了第二个来偷袭的人。

“是什么是?你看,又一个了。”马小玲佯怒道。

这下莫舒泰老脸是真的挂不住了,他连忙提起快三拍回转身去,警戒着圣主教教徒的靠近。

马小玲这才满意点头,更加专注地操纵着还巢燕的攻势。她虽然夸下了海口,但心里也有几分担心会误伤了钟鸣鼎,由是此刻也聚精会神起来,操作尤其精细,生怕会在莫舒泰面前丢丑。

此时霍刚与达利斯维尔的战局,也慢慢显露了终结的态势。

马小玲派去帮助霍刚的五个,乃是她从马家带出的五个好手。霍家有十字堂,刘家有十庭柱,马家由马不前打理,高度企业化现代化,却没有类似的结构。

马不前的管理理念,是将马家等同于一部巨大的机器,而其的人,则在不同的位置充当作用不同的零件,相当于CPU部分,负责决策、有话语权的首脑,只要有他一个足够了。由是在马家之,相对于其他家共同充当“头脑”的管理者地位的,是十二位充当“拳脚”的高手,马家称之为十二地支。

这次到来助拳的,有子鼠、丑牛、午马、申猴、亥猪,他们配合无间,每一招每一道术式出手,都仿佛是彩排好的表演一般环环相扣。

十二地支合作多年,他们五人有这种默契不足为,真正令人惊愕的是,他们与霍刚素未谋面,却能在短短十数合后,将他的攻击也圆润地融入了他们的攻势之。

这件事眼界、经验、实力、灵活性缺一不可,难度极大,是一个人能做到都不容易,这五个人却全都能做到。霍刚不由得连声叫好,远处的霍敏却是暗自咋舌,甚至于生出了霍家先前有些坐井观天的感觉,竟然没有留意到马家藏有这么多高手。

咦?

马小玲感应到还巢燕似乎打了什么,她半分都不敢轻忽,连忙收住了攻势。莫舒泰听见头顶的叮当乱响停住了,下意识抬头查看,恰好撞见波塞冬之座大嘴张开,钟鸣鼎从跌落的一幕。

本书来自

本书来自http:////x.html